捕鱼大亨2017现金版|捕鱼大亨网络版手机版
阿方索·卡隆|外鄉人在好萊塢創造的傳奇

  2019年2月24日,在第91屆奧斯卡頒獎典禮上,導演阿方索·卡隆憑電影《羅馬》獲得奧斯卡最佳導演獎。這位在好萊塢闖蕩多年的外鄉人,終于憑借實力,創造了屬于自己的傳奇。而本屆北京國際電影節,阿方索·卡隆的兩部重量級電影,《人類之子》和《地心引力》,將會和影迷朋友們見面,讓喜歡他作品的觀眾,再次感受他電影的魅力。

外鄉人的電影夢

  阿方索·卡隆的“導演夢”是跟著“太空夢”一起做的,在他八歲那年,正好是阿波羅登月,墨西哥城當地電視臺也轉播了這次人類的壯舉,電視機前卡隆的思緒也跟著鏡頭飛向了30多萬公里的外太空。他當即就下定決心,長大后要么當宇航員,要么拍電影。

  但成為宇航員可謂困難重重,卡隆被迫放棄自己的太空夢。不過他靈機一動,將“太空夢”寄于電影夢,兩者合二為一:他下決心,日后一定要拍出一部發生在外太空的電影。

  有了理想,卡隆隨即付之行動,不僅成為電影院的常客,連電視上播放的電影也不放過。約翰·福特、約翰·休斯頓、維托里奧·德·西卡、菲利普·卡薩爾斯等人都是他的“老師”。除了看電影,卡隆還嘗試自己拍電影,兄弟姐妹們都成為他拍攝的對象。

  成年之后,卡隆的電影之路頗為坎坷,幸好借著上世紀九十年代“墨西哥新電影時期”的東風,卡隆的電影夢才得以實現。但墨西哥落后的電影工業環境,讓卡隆不得不作出去歐美發展,成為外鄉人的“痛苦”決定。

  在外闖蕩的那些年,卡隆事業起起伏伏,早年因《小公主》嘗過成功的甘甜,后來也因《遠大前程》吃過失利的苦澀。曾經靠著自己拿手的喜劇《你媽媽也是》贏得無數贊譽,也頂著爭議拍攝了《哈利·波特與阿茲卡班囚徒》。

  無論是鮮花錦簇還是罵聲一片,卡隆都沒有迷失,更從沒有抱怨過生活,他說:“我始終相信,人在出生之后,便開始游歷。我對我的旅程充滿感激,這真是一場難以預料的旅途。”

  也正是如此,這位不斷奮進的墨西哥外鄉人,最終贏得了屬于自己的獎杯。

  本屆北京國際電影節“北京展映”單元獨具慧眼地挑選了卡隆兩部經典的傳世電影佳作——《人類之子》和《地心引力》。

長鏡頭美感下的《人類之子》

  世界電影史上,有很多導演都對未來人類世界進行過描繪,像今年北京國際電影節“北京展映”中的《瘋狂的麥克斯》系列,像羅蘭·艾默里奇執導的災難巨制《2012》、上世紀九十年代的《未來水世界》……而《人類之子》作為卡隆執導的第一部科幻片,他在開始就給所有期待它的觀眾“澆了盆冷水”,他說:“那些等著看習慣意義上的科幻大片的觀眾可能會失望了。”

  的確,《人類之子》沒有花哨的特效、沒有太科幻的故事,沒有過于強烈的情感宣泄。

  故事講述未來的某一天,全人類喪失生育能力,人類社會即將分崩離析。但一位懷孕少女突然現身,讓絕望的人類又燃起一絲希望。

  《人類之子》中,卡隆無疑是高明的,他利用真實世界的背景,創造一個虛構的世界景象,反過來,這種令人毛骨悚然的末日未來,無時無刻不影響著觀眾的神經。《人類之子》的色彩是灰暗的,但它與拍攝地英國糟糕的天氣完美結合,用陰冷的基調將末日中人類社會的焦慮感、壓迫感體現得淋漓盡致。

  同時卡隆用他擅長的長鏡頭,展現出末日中的英國全景。有趣的是,卡隆的長鏡頭非常獨特,一般情況下,我們看著銀幕上的鏡頭,不會感覺到它的存在,但卡隆的長鏡頭恰恰相反。實際上,它也扮演了一個角色,這個角色很像一個觀察者,它對片中幾個人身上的故事產生了興趣。

  但它也有自主性,比如偶爾會對周邊的人和事產生興趣,于是便自行走開。

  《人類之子》中絕大多數鏡頭的時長都不少于45秒,第一個長鏡頭便具備卡隆特有的風格,鏡頭沿著街邊移動,鏡頭視野的核心是男主角克里夫·歐文,鏡頭慢慢靠近他,經過他,然后又回轉頭對著他,像一個好奇的路人。這時,街邊突然爆炸,歐文本能地蹲下,此時,鏡頭仿佛不再對歐文“感興趣”,而是迅速奔向出事地點。

  卡隆最著名的長鏡頭,也是出自《人類之子》,即歐文保護“人類之子”和其母親逃跑的部分。

  正因為卡隆的長鏡頭相當于片中的重要角色,而觀眾又是通過鏡頭去感受整個電影中的世界,這就讓這些長鏡頭具有把觀眾帶入情境中的強大功能。觀眾跟鏡頭融為一體,成為片中的角色。同時這些長鏡頭還能在不經意間帶來美學上的享受,這種享受除了我們常說的紀錄片式的力量之美外,《人類之子》的長鏡頭美感還有抒情之美。這種抒情美與殘酷的末日相碰撞,激發出了強烈的悲壯感。而這便是《人類之子》能夠成為經典的重要原因之一。

實現童年夢的《地心引力》

  《人類之子》之后,卡隆暫時停下了他的導演工作,專心做起了制片人,還創立了自己的發行公司。所做的種種,并不是為了休息,而是為了籌備一部更優秀的電影,一部承載他兒時夢想的電影。

  它就是《地心引力》。對于卡隆,《地心引力》是為了實現他八歲那年許下的諾言:要拍一部發生在外太空的電影。而童年夢想也的確激發了卡隆的創造力,他甚至還帶著兒子喬納斯一起創作劇本。

  當然,所有的努力,都沒有白費。時至今日,《地心引力》仍是最好的太空驚悚電影之一。

  《地心引力》99%的時間發生在外太空,導演是希望奉獻一場藍與黑的穹窿交響樂。

  為了自己兒時的“太空夢”,卡隆近乎苛刻地把整個宇宙搬進了電影。因為太空無聲,所以卡隆說:“如我們所知,太空沒有聲音。在電影中,我不會增加多余的聲音。”為了逼真,宇航服的設計參考了真正的太空宇航服,此外劇組還搭造了逼真的航天飛機和宇宙空間站模型。而為了模擬失重,劇組又是設計新的道具,又是創造新的搖臂。總之卡隆利用了近乎所有可用的的資源,去設計、實現《地心引力》的種種。而最終效果我們都看見了。

  曾經在拍攝過程中,卡隆在機場遇到丹尼·博伊爾,被問及:“你在拍《地心引力》?”卡隆回答:“是啊,這是部太空電影,我終于拍出了我的太空電影!”接著卡隆又興奮地說:“一旦你進入太空,你就不會回來。你不會想回來。”

  如今夙愿已了,他心滿意足地說:“我再也不會拍任何太空電影了。”

  當然《地心引力》不僅是卡隆的“圓夢之作”,這部電影里也仍有卡隆外鄉人的鄉愁,就好像只要地球存在,地心引力就不會消失,故鄉存在,鄉愁便會永遠牽引著我們,想要指引回到我們最初生活過的地方。

  而回過頭,當再看卡隆新作《羅馬》,就會發現,無論成功賦予了他多少光環,這位外鄉人,總在思鄉,作品中總會泛起他心中被深藏的鄉愁。

附件下載
捕鱼大亨2017现金版 安徽快三预测 北京开三开奖走势一定牛 沙滩排球游戏 内蒙快三形态走势一 特马资料最准三肖三码 一期不中二期必中的计划 天津11选5开奖走势图 2009年的3d带线走势图 12选5任选五中奖概率 云南时时购买